RSS

Category Archives: 機率的遊戲

財報考古學 – 更新

這是一間公司的歷史損益表,從它每年數字的增長可以看出這應該是一家績優公司。沒錯,它就是台灣的指標代工大廠:鴻海。這間公司在科技產業的多樣性應該可以約略代表整個台灣科技產業的現況,若是連鴻海的營收與收益都大幅減少的話,那其它公司的表現應該只會更差吧。

更新: 因為台灣的公司在中國都有轉投資的子公司(一般都透過第三地,如開曼群島..etc這些免稅天堂),而這些中國子公司的收入都列在母公司業外收入的投資收入科目底下,所以單看母公司的單獨損益表會無法看出實際的營收表現。

合併損益表:

2317合併報表

單獨損益表:

2317單獨報表

從損益表可以檢視一間公司的賺錢能力,而這能力也決定了它在市場的存活能力。然而盲點卻是,它只能看出過去與現在的情況,對預測未來的幫助好像不大。這就好比一個人去做了健康檢查,那我們就可以根據他的健康檢查表來判斷他可以再活幾年嗎或活多好嗎?好像不大行,因為這還牽涉到這個人對自己健康的態度。當我們無法判斷他的態度時,我們就無法知道他是不是會為了想要改善自己健康而定期做運動、是否會調整自己的飲食與生活作息?或者他依然持續忽略自己的健康,僅僅只是因為生命中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把上面的數據製成圖表,然後再來看圖說故事:

(1)營業額和毛利率:當代表營業額的藍色曲線呈現指數增加的同時,代表毛利率的紅色曲線卻逐年下降。從這曲線圖我們可以看的出來,現在的鴻海跟15年前的鴻海早已是兩家不同的公司了!它不斷的進化,不斷的突變它的基因來適應外在環境的變化。然而,營業額是否真可以無限增加?萬一下降了,而毛利沒跟上,那是不是代表問題應該就會很大條了?

營業額與毛利率

(2)營業費用與營業毛利的比例:看起來,營業費用增加的速率比營業毛利增加的速率快很多。從營業費用佔營業毛利的比率來看,從2007年起就直線增加,若營業額無法再大幅成長的話(增加收入),那可能就只剩下裁員一途了(減少營業費用)。

營業毛利與營業費用

(3)營業外收益和營業淨利的比例:合併報表與單獨報差的差異性其實還滿大的。

業外佔比

(4)毛(淨)利率比較:

毛利率與淨利率比

(5)所得稅率:

所得稅率

最後但卻不是不重要的一點是,財務報表與健康檢查表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個人的健康檢查還有醫生幫你做,而財報卻是公司自己當醫生自己做。

所以,這樣的數據要拿來當做投機的依據真的要謹慎才是。

P.S.

營業毛利 = 營業額 – 營業成本

毛利率 = 營業毛利 / 營業額

營業淨利 = 營業毛利 – 營業費用

營業稅前淨利 = 營業淨利 + 營業外收益

本期淨利 = 營業稅前淨利 – 所得稅費用

營業成本:產品在整個製造過程中所發生的成本,在製造業也稱為製造成本、產品成本。製造成本由直接材料+直接人力+製造費用(包含間接材料、間接人工及與產品製造或廠房營運有關的其他間接成本)所組成。

營業費用:主要是企業在銷售過程中所發生的費用,其主要內容包括:研究發展支出、推銷費用、管理費用與總務費用。

廣告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 年 06 月 11 日 in 機率的遊戲

 

歷史可以告訴我們的事: 總體經濟與市場遊戲規則

投資是一種預測未來的行為, 但,未來真的可以預測嗎?

曾經在一本書中讀到一段話,它說人生就像沒有開頭與結局的電影。我們出生時,電影早已開演,

我們離開時,電影卻還沒演完。 為了知道到底在演什麼電影,就只好從場景、演員與台詞中去找

尋脈絡,看看能不能從中拼湊出一個合邏輯的劇本。

 

(一). 總體經濟:股價指數、利率、匯率、油價、通膨

A. 中央銀行利率與金融業利率之間關係

B. 中央銀行利率與股價指數

C. 道瓊指數與聯邦利率、台灣股價指數與央行重貼現率

D. 道瓊指數與美元指數、台灣股價指數與台幣匯率

E. 道瓊指數、油價、美元/歐元匯率

F. 股價指數、 CPI 、經常性薪資年增率

G. 各國股價指數

H. 各國股價指數年增率

(二). 市場遊戲規則:投資人、成交量、買賣超、盈餘、本益比

A. 台灣股市投資人的轉變

B. 投資人的轉變與股價指數

C. 投資人的投資金額與股價指數

D. 三大法人與股價指數

E. 三大法人買賣超與股價指數

F. 每股盈餘、本益比與股價指數

(註: 以上數據分別從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美國聖路易聯邦準備銀行取得。)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 年 03 月 20 日 in 機率的遊戲

 

貨幣(M1B、M2)增長率

上圖是我從中央銀行網站上抓到的M1B的數據,然後把它製成Excel圖表來比較一下,看看M1B貨幣增長率跟股價指數之間有沒有什麼特別的關係,然後發現:

1.      M1B貨幣增長率在大部分時間都是領先股價指數的,平均領先時間約1~2月的。

2.      M1B貨幣增長率跟股價指數之間呈現正相關。 不過在民國94年到96年上半年之間卻呈現負相關。 為什麼會這樣呢? 中央銀行在98年8月18日所發布的新聞稿中提出了解釋:

3.      那M2、M1B跟M1A主要是幹什麼用的呢? 另一篇新聞稿中有有做了一些解釋:

4.      那就來比較一下M1B跟M2之間的關係好了,我把M2跟M1B的數據一起用Excel表來做比較,發現每次交叉之後,股價指數的高點(或低點)會在平均10月後出現。 不過,在94年到96年上半期間, M1B跟M2之間膠著難分的關係卻還沒找到合理的解讀(或許真如中央銀行新聞稿中的解釋)。

(A)  黃金交叉:M1B增長率超過M2增長率。

(B)  死亡交叉:M1B增長率低於M2增長率。

去年10月份時,M1B與M2再度死亡交叉。 可是不確定它會比較像94年的負相關還是其它時期的正相關。 或許還要再觀察一下,不過也有可能下注的時間又到了…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2 年 03 月 13 日 in 機率的遊戲

 

景氣對策信號能否作為投資的依據?

從經建會網站抓了景氣對策信號分數跟股價指數來看【時間從1991年1月份到2012年1月份,共21年】,並製成Excel圖表來比較分析一下,看看能否從中發現什麼投資秘密,然後發現:

1.      股價指數約領先景氣對策信號分數一個月,因此景氣對策信號無法作為投資的即時指標(除非有景氣對策信號的商品可買,然後把股價指數當成投資的即時指標)。

2.      政府公佈景氣對策信號的延遲時間約一個月。 例如:3月份才公佈1月份的信號分數,所以當我們得知1月份信號分數的時候,股價指數已經在反應4月份的信號分數了。

3.      景氣對策信號的半週期大約是12個月左右(上升趨勢、盤整或下降趨勢)。

4.      景氣對策信號分數只在9分到45分之間擺盪,而股價指數則很難去預測最大值與最小值。

 

5.      適合作為指數投資的依據(可能不適用於個股),可是不知其準確度如何,所以那就跑一些數據來測試看看好了。 因考慮到實際得知資訊的遞延時間約為2個月,所以又多加了日期(2個月後)這欄,它才是我們能實際拿來參考的數據:

(A)   若依照景氣對策燈號來作為投資判斷的依據,遇到第一個藍燈買進,碰到第一個紅燈賣出,則投資報酬率就像下圖一樣,21年的時間裡只有兩次投資機會,平均理想報酬率11.6%,平均實際報酬率5.4%

(B)   若以景氣對策信號分數來作為投資判斷的依據,遇到第一個10分以下買進,碰到第一個30分以上賣出,則投資報酬率就像下圖一樣,21年的時間裡只有兩次投資機會,平均理想報酬率38.7%,平均實際報酬率48.4%

(C)   若以景氣對策信號分數來作為投資判斷的依據,遇到第一個20分以下買進,碰到第一個30分以上賣出,則投資報酬率就像下圖一樣,21年的時間裡有六次投資機會,每次投資等待時間約2年。 平均理想報酬率29.4%(若1991年2月投入100萬元,則2009年10月會有435萬),平均實際報酬率22.6%(若1991年4月投入100萬元,則2009年12月會有306萬)。

結論:還沒想到。

 
2 則迴響

Posted by 於 2012 年 03 月 08 日 in 機率的遊戲

 

市場2

Still. 又9個月過去了, 這市場依然在高點. 看空這麼久了, 至少近2年半, 它依然沒有回檔. 也就是說看錯方向很久了, 就像從台北坐上一班飛往埃及的班機, 而它卻從東邊飛, 還是會到的, 只要燃油還夠的話! 呵!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1 年 03 月 08 日 in 機率的遊戲

 

市場

看了上次寫的文章到現在也有半年了, 當時認為假牛市應該要現出原形了, 結果它撐到半年後的今天才慢慢的現出熊蹤, 市場果然深不可測~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10 年 05 月 18 日 in 機率的遊戲

 

Speculation or Investment

市場就像一間昏暗的房間, 那些多年來一直待在屋子裡的人, 肯定比不久前才進來的人,  更熟悉這房間——安德烈. 科斯托蘭尼
 
有兩個名詞曾經吸引我的興趣: 投機和投資. Speculation (投機), 從字面上解釋, 它含有推測的意思. 所以有點"計算過機率之後, 去賭看看"的味道. 而Investment (投資), 難道不也是有點"計算過機率之後, 去賭看看"的味道嗎? 或許換個說法, 會比較沒有心理上的壓力吧.
 
要在市場獲大到爆的利, 就必須在股價超級低的時候買超級多, 然後不用賣很高, 照樣賺很大. 嗯, 這是個夢, 做做就好了. 因為用計算機算算就可得知: 距離上次3000多點到去年再出現走了將近8年的時間, 8×365=2920天, 而在4000點以下的時間大概不到30天, 所以大概有1%的機率可以買到這價位, 很難吧? 重點是那些多年來一直待在屋子裡的人, 都知道那1%的機率在面前了, 卻因為多年來一直都待在屋子的關係, 眼睜睜看著那無緣的1%在面前的走掉.
 
另一個很難的原因是, 在那1%到來的時候, 要剛好有一點閒錢, 要剛好有膽買, 要剛好有膽買很多, 要剛好買對標的, 要剛好有勇氣放一陣子沒被嚇跑, 這麼多的剛好加在一起出現的機率, 可能也不比1%高. 所以1% x 1% = 超級低. 經過了看山不是山, 看水不是水的階段後, 才領悟投機(資)是等待的藝術, 它考驗著耐心與情緒, 在真實生活中我討厭等待, 尤其是等了半天才發現是白等了的哪種感覺. 市場是一個慣性遲到的傢伙, 而且愛說謊, 要跟這傢伙打交道, 只能靠被耍了幾次後所累積的經驗幫幫忙囉!
不過, 這假牛市也該要現出原形了吧!
 
 
發表留言

Posted by 於 2009 年 10 月 29 日 in 機率的遊戲